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冷番冷cp当然需要自己产量!!

饨苓同居三十题题八[上]


陌生的香水味


*高能ooc注意

*永远只会现代pa





分针转过十二,与时针重合,0:01。

龟苓膏被电话声吵醒。

反应了三秒才想起自己因为等小馄饨而在沙发上睡着了,铃声催促着龟苓膏,叹了口气伸手去够放在茶几上的手机。

来电显示小馄饨。

“...不想接。”

这个混蛋这么晚还不回来。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按下返回主业的界面,小馄饨的壁纸是龟苓膏的侧颜。

“不接我电话呢竟然...”

背靠着大门单手握着手机,冰冷的触感。脱下的风衣被随意地提着衣领,也不顾蹭及地面染上灰尘,宽口的白色贴身毛衣染上了不协调的酒红色。

细细看去,锁骨之上隐隐有红色的唇印。


零时已过十分,龟苓膏现在毫无睡意,怕小馄饨回家打不到车,便起身从沙发上起来。昏暗的客厅只有手机还亮着,龟苓膏想起自己开的是永不自动黑屏。

手机铃声再起想起,龟苓膏看到了自己给小馄饨存的显示头像,是一只粉红色的猪。

回想起初遇,龟苓膏因为工作的关系樱馆租公寓,而第一天去看房子就被一个倒在门口的酒鬼所缠住。

“啊,你的头发好长。”

“怎的你的头发不长?”

“嗯,很少有人留长发。”

“所以,你能松开我的头发了吗?”

“不行。”

龟苓膏无奈的看着这个一袭白衣浑身散发着酒味的家伙,无奈的蹲下。

“你松开,哥哥给你买糖吃?”

往后龟苓膏才知道自己称为哥哥并不合适,小馄饨确实比龟苓膏大了些许。

“你要,负责把我送回去——”

“好,你能先松开了吗?”

龟苓膏是从小馄饨风衣的口袋里摸出钥匙的,想着既然被搭话了就不能把能晾着,会着凉的。

至此,小馄饨还没有给龟苓膏留下懒得像猪一样的印象。


“这么晚,什么事?”龟苓膏最后还是选择了接电话。

“竟然不接我电话呢...”

“睡着了,没听见。”

“那这个...”

“起来上厕所。所以,什么事快说。”

“...啊,我没带钥匙。被关在门外了。”

“...”

“嗯..敲门你也没反应,电话也不接。”

略微有些委屈的语气,龟苓膏扔下手机。


失重。

依靠着的门突然被打开。没被握牢的手机沿着完美的抛物线飞出去。

预想之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小馄饨跌进龟苓膏的怀中。

“真是,令人操心啊。”


“因为你在,所以,不要紧的吧。”


评论
热度(34)
©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