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冷番冷cp当然需要自己产量!!

饨苓同居三十题题八[下]

陌生的香水味


*高能ooc注意

*好久之前的上→饨苓同居三十题题八-上-

*怎么办同居梗集我找不到了在线等挺急的(ntm)


陌生的香水味,突兀,违和,极其不协调。龟苓膏皱眉低头看着在自己怀里的小馄饨,微红的脸颊,不知是被风吹冻到的,还是因为微醉后染上的一抹红。难得迷茫的眼神,倒是另龟苓膏有些心猿意马了。

小馄饨抬手孩子气地扯住龟苓膏的长发,丝丝缠绕于指间。


“松开。”略显僵硬的语气,龟苓膏确实不知道小馄饨在门外,不然,也不会真正让他在门口等几个小时,说白了,他会心疼。龟苓膏自知理亏,或许要眼前的小祖宗消气,得花上不少时间。

“越发的小气了,不过是摸了你的头发而已。”小馄饨在龟苓膏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完全没有注意到半蹲的龟苓膏维持姿势久了隐隐有要倒的迹象。

“是,我从来就是这般小气的。”这样的姿势维持不了多久,龟苓膏一把抱起小馄饨——虽然是亲昵的公主抱,但是龟苓膏根本承受不住小馄饨的重量,以致即使帅了三秒,但是下一秒龟苓膏直接脱手。好在小馄饨抱住了龟苓膏的脖子,没有摔得很惨。但是因为双脚着地,震得双腿微微发麻。


“抱歉。”

“不用在意。”

“可...”

“没关系。”


扶住小馄饨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龟苓膏对自己的懊恼不免又添一分。


“今天怎的,这般不对劲?”


靠在怀里的人出声,明明是低沉带着些许诱惑的声音,却让龟苓膏僵在原地。是啊,为何今日这般不对劲?因为小馄饨毛衣上的酒渍?还是那陌生的香水味?亦或是...那锁骨之上的唇印?

龟苓膏不敢深思,或许朝夕相处之间,他已经比他想象的更加在乎他了。


“今天我遇到了一个变态...怎么办呢,被强吻了?”


在龟苓膏意外的目光中,小馄饨抱紧了他。闭着眼喃喃低语,也不知是不是在说给龟苓膏听,又或者,只是一个醉酒者的发言吧。龟苓膏也不说话,环住小馄饨的腰安静得听他讲。


“嗯...果然应酬什么的都好烦。”


龟苓膏其实并不知道小馄饨的工作,但是每次都是他晚出门早回来,这样一想龟苓膏倒是能理解难得的假日小馄饨要睡到日上三更才起了。


“乖,我们回房睡了?”


龟苓膏看了眼客厅的时钟才意识到已经很晚了,再次低头看向怀里的小馄饨,略带着哄小孩的意思开口。


“嗯...”


小馄饨自认为酒量很好,还没有到醉酒的程度,在人颈间蹭了蹭然后抬起头。


“龟苓膏。”

“嗯?”

“杂交吗,我转基因。”

“...回你房间睡觉!”

还有心情调侃人,看样子是心情不错了。


“嗯...我洗个澡再睡。”

小馄饨直起身子思考了会又凑过去,在龟苓膏的脸上印下一吻。

“算作晚安吻,明早你还要上班吧。”

看了眼还未关紧的门和被丢在门口的风衣,龟苓膏认命地把小馄饨送进浴室。


“水温自己注意,不要像个小孩一样着凉,不要洗太长时间,洗完记得要刷好牙再去睡觉...”

眼看龟苓膏还要在喋喋不休地讲个没完,小馄饨手动把他送出了浴室。

“......”并不放心,龟苓膏只好靠在浴室门外候着他的祖宗。偶尔龟苓膏也会想,明明只是同居,再者最初明明是被硬拉着主到这个公寓的,不过龟苓膏倒是不在意住哪,在他眼里离单位近些才是目的。

明明是个懒散至极的家伙,明明是个极怕麻烦的家伙,明明...

龟苓膏单手把刘海全部撩起,看着在镜子中的自己。

很奇怪吧?为什么,会对这样的人动心?


花洒声依旧,半个小时之后还没有从浴室里出来的小馄饨令龟苓膏有种破门而入的冲动。

“小馄饨?”

“嗯?”

“你还没好?”

“......”

回答龟苓膏的只剩水声。


其实小馄饨并不在意被别人吻过,毕竟他也不是什么纯情的人,但是自从遇到龟苓膏之后,他只属于他。小馄饨身上的标签,只剩龟苓膏。



不太记得是怎么回到房间的,小馄饨再次睁眼时只有他一个人和龟苓膏留下的便签。

“看你睡得熟便没有打扰,单位还是请个假好了,早饭在厨房的桌子上,有你喜欢的南瓜饼,自己热热,不要直接吃,等你起来应该已经凉了,对胃不好。如果你愿意,我想,我们之间的关系可以不止于此。”


评论(6)
热度(29)
©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