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冷番冷cp当然需要自己产量!!

寄明月[四]

*高能ooc注意

*激情填坑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久违的三→寄明月-三-



直到和小馄饨的感应断了之后,御侍才意识到小馄饨出事了。

很奇怪的事,明明没有堕神出现,没有不协调的气息,没有......

但是可以为堕方卖命!

想通之后御侍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一场阴谋或许已经在悄悄展开......

急急忙忙联系上政府,御侍觉得很有必要和上级汇报一下了,就像这儿,出现地毫无征兆的,大雪。



好吵。

小馄饨感觉自己的脑袋很疼,想挪一下身子,却是徒劳。长时间被缚住,已经慢慢失去知觉。


用馄饨皮想想就能知道现在自己的狼狈不堪。


小馄饨稳住自己的呼吸,试图让疼痛减轻。

“醒了?”

这一声倒是让小馄饨清醒了些,因为那是,他所熟悉的,龟苓膏的声音。

即使不睁眼,也能分辨得出的,他的声音。

明明自己是在甜品店啊......小馄饨似乎捕捉到了什么。费力地抬抬眼皮,无尽的黑色,小馄饨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见。


真是,糟糕啊。


已经不是瞳孔无法聚焦的问题,小馄饨的整个世界,都成了黑色。


这样啊,是想让我体验,和你们一样的世界吗。


再次闭上眼睛,反正也看不见,就不枉费睁眼的那些力气了。小馄饨微微勾起嘴角,倒是定下心来了,毕竟自己不是一个人。

反正,龟苓膏也在这。


曲了曲被缚住的双腿,磕到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转念一想,是龟苓膏还回来的药膏,心下已经有了思量,小馄饨可没想过要把小命交在这。



倒是轮到龟苓膏不解了。他所想象的画面,一个都没有发生......为什么呢?没有吵闹,没有挣扎,没有指责,只是这样,安安静静的,就像昏迷时一样,甚至,还笑了起来。

方才明明看到他睁眼了,定然已经知道视线所及之处都是黑色,

这样都......不慌不忙吗?


抿唇不解,很是疑惑。以龟苓膏对他人的认知范围来看,小馄饨是个很特别的人。

特别到,令他违背御侍的命令。

真的是,无法亲自下手杀了他。






餐厅之外,一样的热闹,即使是大雪也没能拦住人们匆匆的脚步。但是餐厅之内,就又是另一幅情景了——饨魂一改往日的镇静,急切的再屋里乱窜,根本没有能拦得住他,御侍不在,飨灵们只好自作主张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毕竟没有人能和饨魂交流。


“情况很紧急呢。”——抱着鸭仔的北京烤鸭。

“麻烦。”——抱着北京烤鸭的麻辣小龙虾。

“馄饨大哥肯定遇到了什么麻烦!”——挥着拳头的冬荫功。

“要不...大家,一起去找找吧?”——弱弱提议的酒酿丸子。

“赞成——这可不是恶作剧的时候!”——拉住汤圆的双黄莲蓉月饼。




浑浑噩噩不知过了多久,小馄饨做了个噩梦。他梦见,他和昔日的同伴刀刃相见。他梦到,他亲自,将刀,捅进龟苓膏的体内。

当然了不是致命伤,但却直接导致了小馄饨被惊醒。但是睁眼,仍然是无尽的黑色。

小馄饨自然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但是自己被缚住手脚也不能有所动作。

“龟苓膏。”

“!”

突然被叫名字,龟苓膏吓了一跳。随后而来的,便是害怕。他害怕小馄饨的质问,害怕小馄饨的嘲讽,害怕......被他讨厌。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在看到小馄饨失明后还临危不乱的样子时?在餐厅内对视时?还是更早......在初次来到这......看到那个依着门,静静赏雪的白衣男子时?

早在不经意之间,他就慢慢改变了吧。


“龟苓膏?”没有得到回复的小馄饨再度开口,带着疑惑的试探。他看不见,坐着等死可不是个好方法,御侍或许尚不知他的行踪,饨魂也不在身边,小馄饨只能尽量从龟苓膏那儿知道点消息。

这一切,都只是小馄饨个人的愿望,龟苓膏怎么可能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而出卖自己的御侍。



“何事?”

“呵,只有我们二人,僵着岂不无趣?”

“无趣又如何?”

“不妨来做些什么有意思的事?”

“.......”


——突然不正经。

苓:你想做些什么有意思的事?

饨:羞羞的事算是有意思的事吗o(*////▽////*)q

苓:做梦呢你在

饨:那我就不醒了

苓:混蛋,别把我想成下面的那个啊

饨:哦~

苓:......

评论(10)
热度(11)
©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