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冷番冷cp当然需要自己产量!!

回忆里没有你的歌[上]

咕咕咕。私设ooc注意。






三日月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遇到这样一个令他头疼不已的病人。从前他以为只有难缠的病人不好对付,而现在,似乎乖巧的病人更加难以沟通。

骨喰藤四郎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例子。

他可以安安静静地在病床上坐一整天,可以毫无怨言的接受医院的伙食,可以贴心的为三日月来测体温时准备好一杯热水,——因为桌子上有两杯水。当然了,这只是三日月以为的。偶尔路过病房的时候,三日月可以看见虚掩着的门内的风景,病床上的人坐着看向窗外,蓝天白云或者阴雨雷鸣,这是骨喰藤四郎眼里的风景,而三日月眼里的风景,只有床上的人。


三日月宗近,是整个医院最受欢迎的医生,但是这位医生似乎有时候会比较迷糊,有的时候甚至会忘记戴上工作簿出门。这个敬业的医生倒不是有多喜欢自己的岗位,而是很喜欢和人交谈的感觉,每当开导成功一个人,便会很有成就感。

偶尔没事的时候,也会脱去白大褂坐在医院的走廊内,看医院的人来人往,或者靠着二楼的玻璃往一楼看,听着嘈杂的交谈声混着机器毫无感情的女声,三日月突然会想起很多事情,关于在这个医院里的回忆。很多人觉得回忆一些事情,在无人安静的地方,有情调的放着一个怀旧的CD,会更有气氛,但三日月觉得在喧闹的地方更能沉下心。


骨喰藤四郎早就知道三日月是不同于别人的,但是他想不通,在刚才的一分二十五秒里,为什么那个医生对他笑了三次以上,自己脸上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骨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好意思开口询问。而这个动作在三日月眼里就是另一番风景了,少年抬手摸着自己的脸,眼中满是疑惑,微长的碎发下垂,在阳光下映出好看的阴影。

三日月久违了心跳加速的感觉。




火灾,不管在哪里听到,都绑定着“可怕”二字。三日月自然知道骨喰住院的原因。或许他的家人希望他想起以前的事情,但是三日月却不希望。这对于一个小孩来说,还是太过沉重。

“烧伤恢复的很好,如果你的家人同意,已经可以出院了。”三日月从衣服的口袋里抽出记事本在上面添上几句话,而直到三日月写完,病床上的少年仍然偏头看着他,没有答话。三日月笑笑,蹲下询问,“怎么了吗?”

“您......也是医生吗?”

“当然。”

“可,医生不让我走。”

“?”

“......”沉默了许久的骨喰头低的更低,避开三日月的视线,“他们说我是罕见的症状,若是能治好我,就是医学奇迹。”

在三日月的印象里,骨喰一直是个很乖的孩子,会安安静静的在一旁等你说完话再开口,会很有礼貌的看着你用不大的声音回话......很少像这样避开别人的视线。

“你还记得些什么吗?”

“......火。”

手机的提示音传来,三日月起身,是小狐发来的消息:那个名为骨喰藤四郎的病人,是你负责的吧?不是因为火灾而大面积烧伤吗?我怎么听到有人在传是余忆呢?


房间里安静的只剩下三日月微微急促的呼吸声。

鱼的记忆只有七秒,而患上余忆症的人,无疑记忆短暂,严重的人,或许前一秒还和你聊的正欢,下一秒就忘记你是谁。或许病人前期的记忆时间会长一些,但是时间一长,记忆时间会越来越短。有人觉得金鱼拥有七秒记忆时间是快乐的,因为它待在他的一亩三分地里永远不会厌倦,每三秒就是一个新世界。三日月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并没有给小狐丸回消息。他不知道鱼过得怎样,但是人一定不好过。忘记自己的朋友,忘记自己的亲人,甚至是忘记自己......

三日月无法想象,无法接受。

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这种病的存在。

“骨喰。”

“?”

“你还记得我吗?”

“......抱歉,您是......?”

评论
热度(8)
©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