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冷番冷cp当然需要自己产量!!

我寄人间雪满头

*高能ooc注意,搞事世界观


*什么再说一遍这个世界观你们可能接受不了xxx


-慎阅!-




-我寄人间雪满头-


关于飨灵不老不死的传闻,或许只是在御侍之间流传吧。要不然,自己怎会无日无夜地参与战事?

血染衣袍,毫不自知。

这便是小馄饨的一天。

毫无生气的,没有希望的。

小馄饨其实恨透了这种生活,活在刀刃之上,生死不由自己主宰的生活。

他本应该出逃。

但是却,做不到啊。

御侍的说辞仿佛还回荡在脑中——只要断送了最后一名堕神的性命,我便应你要求,再次唤他前来。

那个和小馄饨曾经并肩的人。

现在,已经不在了啊。



小馄饨并没有忆起过龟苓膏的死亡。

是他自己逃避的。

不愿面对,又有何用?

憎恨自己的软弱,还未强大到能够保护他。

若说一年前小馄饨不离开的理由,许是因为那刚被召唤成形的飨灵,应公则需在御侍身边呆满一年方可自行决定留去。若说现在小馄饨不离开的理由,许是离了龟苓膏的生活,再怎样都不会美好的起来吧。



或许他就死在他的手下。

这是小馄饨每解决掉一位堕神,就会在心里说的话。

血浸染雪,血染衣袍,红衣加身,为你冠冕。

——你到底是,我世界的唯一信仰。

那并非只是堕神的血,更多的,或许是小馄饨自己的血吧。

和无数尸体并排躺在一起,他们并非人类,不会留下尸骨,等时间到了,便会与这世间万物融合在一起。或许龟苓膏,从未远去,伴着小馄饨,征战四方......平定四方。


“怎许你,先我离去。这便,来陪你。”




-君埋泉下泥销骨-


被赋予形体的哪一天,说不兴奋是不可能的。就算是自己......

龟苓膏还记得第一天和御侍说过的话。


但是御侍,却是一个有野心的御侍。


堕神来犯,御侍凭借着自己手里为数不多的兵力,自然不能取胜,便只消在这禁术之上,废了功夫。

他和小馄饨都不是寻常的飨灵。

他们是天地不容的存在。

虽然和寻常飨灵无异,但是龟苓膏却清楚得很,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或许从某种意义上讲,比堕神,更加令人发指。

寻常飨灵,不老不死,再重的伤,只要回到御侍身边一年半载自能痊愈,但是他们不行。所有的伤病,都需要自己承担,尽管战斗力是寻常飨灵的数倍,但是却脆弱的很。


这自然是只有御侍知道的。

但是龟苓膏想要知道,并不困难。

御侍召唤时出现了差池,他的灵力超出了御侍的掌控范围。

龟苓膏助他定四方的要求,便是好好保护小馄饨。

小馄饨并不自知,关于自己的身份,而龟苓膏也从未想过告诉他,就任由他这般活下去,不好吗?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

御侍以禁术,唤他们前来,就是为他战斗......直到死。

得到御侍的承若后,龟苓膏却害怕他的反悔。那毕竟是赋予他生命的人,想要毁了他,依旧可以,不过是多花些功夫罢了。


龟苓膏确实强大的令人发指,御侍开始后悔。他们虽然不会遵照公则上的一年之约,但是总有一天他们会厌烦,到时候就会离去。

御侍把禁书翻到了后一页,那是记载,怎样破坏契约的地方。



龟苓膏不见了。

小馄饨差点没有把整个世界翻过来。

御侍的说辞是,他被堕神一击毙命。


怎么可能,这种话......

“你怎么让我相信?!”


情绪的暴动让御侍也深受其影响。


小馄饨被关起来了。



龟苓膏只是形体消逝而已。

但是人形,也是龟苓膏唯一在小馄饨那儿留下的印象。

禁术就是禁术,违背常理的存在。


在小馄饨被关的那一段时间,御侍被政府抓走了。

龟苓膏维持着灵体的状态,一次次想要触碰小馄饨的手,一次次失败。

龟苓膏其实比小馄饨想象的要强大的多,只是在他面前,他装不起强硬。

被人保护的感觉,很不错。

在关键的时候,其实都是龟苓膏出的手。

但这些......龟苓膏觉得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他用最后一点灵力,封住了小馄饨关于这段时间的记忆。


“带着我的愿望,走下去。离开这儿。”






最后的最后,小馄饨还是负了龟苓膏的愿望。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但多年以后,两人定会以普通飨灵的身份,再次相遇,这便是禁术,最后的福赐。




评论(4)
热度(19)
©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