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冷番冷cp当然需要自己产量!!

关于狼人杀那点二三事

*高能ooc注意

*游戏嘛,看的开心就好bu

*顺便,老妈子母亲节快乐(被揍)



御侍被强烈要求做法官的时候,还挺高兴,毕竟法官是核心人物,少匹狼可以,那能少法官吗!

没想到事实背后的真相竟然是......



三狼一女巫一预言家一猎


参与者:北京烤鸭,麻辣小龙虾,凉虾,酒酿圆子,黄酒,龟苓膏,小馄饨,双黄莲蓉月饼,法式蜗牛

公开身份者:小馄饨-狼 黄酒-猎人 北京烤鸭-预言家



Day1.


御侍:天亮了,昨晚死的人是...黄酒。

黄酒:???


北京烤鸭若有所思地转着烟杆,扫视过再场的每一位飨灵,昨夜他验了黄酒的身份,黄酒就死了,可以说是浪费了一次机会。阖眸思考片刻却是徒劳,想要在第一局理出点头绪着实困难。


麻辣小龙虾翘着二郎腿扯了扯身旁北京烤鸭的衣服。

“做什么。”“你是狼吗?”“呵,你头脑简单吗?”“如果不是,怎么一副机关算尽的样子。”“......”“得了,别说了你就是狼。”“......”

麻小你难道和御侍一样是根搅屎棍吗!


小馄饨微微眯眼,和在座的各位飨灵都不算做是太熟,也没在一起杠过狼人杀,小馄饨觉得演一朵白莲花倒是不错。凑近身旁的龟苓膏,小馄饨压低声音:“你玩狼人杀怎么样?”

“......”龟苓膏看了眼做贼心虚的小馄饨给他推了回去,“想装民你好歹也装的像一点。”

“哈,话也不能瞎讲。”“你怎知我是在瞎讲?”“你又如何得知我是狼?”“直觉。”“......”


凉虾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蜗牛没有睡醒的样子,最大的嫌疑就是——


御侍:天黑请.......

黄酒:御侍!我是猎人!我的技能还没发动!

御侍:啊对不起我给忘了!

黄酒:......

黄酒:接下来是我的遗言时间

麻小:你怎么这么多话

黄酒:就冲你这句话就能让你马上出局!

麻小:无所谓啊,只要你想把胜利拱手送给狼人

黄酒:......

御侍把差点打起来的两位飨灵分开后,黄酒打算发动技能把麻小带走。

御侍:游戏继续

麻小:我难道是背锅侠吗!

黄酒:呸,你长得就不像好人



Day2.


御侍:天亮了,昨晚死的人是...酒酿圆子。

酒酿圆子:......

小馄饨:连局走的是夫妻档吗

龟苓膏:好像

小馄饨:那下局是不是你先走了

龟苓膏:如果我是上面的那个话

小馄饨:......


凉虾捏了捏衣角在众人陷入沉默的时候开口:“妈妈,我好像做错了事......”

御侍觉得自己一颗心都要化了,瞬间放下法官的架子一把抱住了凉虾。

“那个,我是女巫,我是不是应该救一救酒酿姐姐......”

“唔欸!小凉虾怎么就这样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北京烤鸭心下已经有了思量。狼的比份占得越高,自己验身份的时候也就越容易。已经有三个人出局,一名猎人还有两名身份未知,假设已经走了一狼,那么还有两狼,昨夜知道了龟苓膏是民,那么只要保护好他就能稳赢。

那么现在人越少似乎对我方更有利。

思绪被月饼打断,北京烤鸭索性回答了她的问题:“自爆身份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狼自刀的情况也不在少数......”

嗯...?

北京烤鸭突然回想起月饼抽牌时看到身份的表情,按照月饼的性子来说,若不是抽到无聊的牌应该不会露出那种沮丧的表情,那么......月饼的身份应该是参与感最低的民。

确认过眼神,是可以相信的人。

北京烤鸭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对面的小馄饨和月饼对视一眼觉得北京烤鸭非常奇怪。


御侍:对,就是这样。小凉虾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凉虾:你们投我吧,不然我......

御侍:噢天哪凉虾的发言真是太令人感动了,你们怎么看

众人:御侍你正常点,我们害怕

酒酿:那个...御侍大人,我有遗言

御侍:请讲

酒酿:我觉得,狼是月饼小姐......因为我看到她笑得和平时好像不太一样......

月饼:天大的冤枉!


小馄饨支着头兴趣怏怏的样子,不时看向身旁的龟苓膏。若他确实发现了自己的身份,为什么不揭发?若他只是说着玩,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团乱麻。转而将视线投向对面的北京烤鸭——这个令小馄饨觉得是对狼人威胁最大的人。

凉虾看上去不像是会说谎的人,那么剩下的人当中只剩一位神官。想要民全死,若许还得费一些功夫。


“我们投一轮票如何?”被酒酿的话扰乱了心思,北京烤鸭觉得似乎对自己太过于自信了。

“没意见。”被打着九缺一拉过来的龟苓膏其实还有很多事情没做。

“赞成。”小馄饨想马上到晚上和其余的人商讨一下余下的打算。

“就目前酒酿的话来看,月饼的嫌疑似乎很大,但是酒酿也有看错的可能。”

“或许酒酿是狼,只是临死前想要拉人下水而已。”小馄饨顺着北京烤鸭的话接下去,若有所思地看向龟苓膏。

“了解甚微,不发表看法。”

“啊,你们还没结束吗......那我就继续睡一会zZZ......”


众人:......

龟苓膏:什么九缺一明明这个人也是被你们强拉进来的吧


御侍:那么,投票开始?

北京烤鸭、小馄饨→月饼

龟苓膏弃票,蜗牛...还在睡觉。


御侍:月饼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月饼其实很急,但是却又没办法开口为自己辩解。转了转眼珠,收到小馄饨的示意之后才安下心来。

“虽然我平常喜欢恶作剧,但是我很会玩游戏的好吗!哼,以后也让你们尝尝背锅侠的滋味!”

北京烤鸭细细分析着月饼话中的含义,非常后悔当初怎么没有先验她的身份。



剩余玩家:小馄饨,龟苓膏,北京烤鸭,法式蜗牛

已知身份:北京烤鸭-预言家


Day3.


御侍:游戏结束,狼人胜。

北京烤鸭:???


小馄饨和月饼击掌,另一位狼人——法式蜗牛其实是睡完了全程。

龟苓膏对于小馄饨孩子气的行为无奈笑笑,转身去做别的事了。


北京烤鸭:你们一个个都演技了得?亏我还在认真分析?

御侍:别生气

北京烤鸭:难道麻小不是狼人吗?!

御侍:谁告诉你他是的?他是民啊

北京烤鸭:......麻小你个搅屎棍



全员身份:北京烤鸭-预言家,麻辣小龙虾-民,凉虾-女巫,酒酿圆子-民,黄酒-猎人,龟苓膏-民,小馄饨-狼人,月饼-狼人,蜗牛-狼人



北京烤鸭:再给我一局的时间翻盘!



御侍:笑死我了北京烤鸭你脸也够黑的啊头几局一局都没有验到狼

北京烤鸭不想说话并向你丢了个烟杆。



评论
热度(18)
©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