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冷番冷cp当然需要自己产量!!

一周年快乐

一周年快乐。

四组cp的小甜饼,ooc有。避雷注意。

最近发现白子夫妇的绝美爱情,爱了。





麻辣小龙虾×北京烤鸭


麻辣小龙虾其实很讨厌北京烤鸭那掌控全局而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嘴脸。他经常找北京烤鸭单挑,其实只是想找个机会揍扁他。但是一星的麻辣小龙虾又怎么能打得过四星的北京烤鸭?御侍只是不说破。

北京烤鸭也挺无奈的,偏偏又不敢重伤他,把握不住分寸先不提被麻辣小龙虾看出来什么,自己就先心疼得要死。要说矛盾,大家都挺矛盾的。头疼就头疼在,麻辣小龙虾还是个较真的主,要是只傻乎乎地和北京烤鸭开玩笑也就算了,可每次一出手就是往狠里来。

最后受伤的还是北京烤鸭。但是也不全是坏处,接下来的几天可以借养伤的借口把麻辣小龙虾圈在身边。这算是唯一的好事了。

什么时候麻辣小龙虾才能正视自己的内心呢?御侍把膏药塞在他手里拍了拍他肩,真是替北京烤鸭着急。




北京烤鸭×鱼香肉丝

鱼香肉丝最近挺头疼的。每次放大招的时候都感觉力不从心,明明之前是没有这种感觉的。但是又不能拖队友的后腿,她委婉的跟御侍提了一下换队的事情,起码不要再一队了,若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让队友受伤,她会愧疚到无颜面对御侍的。

还好御侍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她的肩告诉她说,有事没事别老和北京烤鸭腻在一起。

“?”还没有好好消化完这句话,御侍就离开了。

新队长是北京烤鸭,鱼香肉丝有些怀疑御侍是不是故意的,似乎御侍大人误会了什么?

和北京烤鸭闲聊的时候刚好谈到,鱼香肉丝忍不住抱怨了几句,虽然这不是她平常的画风,但是在北京烤鸭面前,鱼香肉丝觉得自己才找到了真正的知己。烟雾腾起,弥漫在空气中,鱼香肉丝问他明明抽的是一样的烟,他的肺功能怎么比自己好。

“呵,毕竟我是上面的那个嘛。”



鱼子酱×河豚白子

一般人永远不会和鱼子酱活在一个频道上,在其他飨灵眼中,御侍也只是包容他而已,但只有鱼子酱和河豚白子知道不是。

御侍真可谓是个园艺鬼才,不管是什么植物,到了御侍手里,绝对活不过三天。但是河豚白子却能够力挽狂澜,那个嘴角总是带着笑,却又不合群的奇怪的女子。鱼子酱曾经问过御侍,她究竟是个怎样的人。而御侍却只笑笑,反问他不是能够洞察一切吗?

确实,鱼子酱有这样的能力,虽然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但是这样一来不就毫无意义了吗?鱼子酱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能力是毫无用途的。

而接近这位女子最方便的方法,便是虚心讨教画符咒的方法,这也是鱼子酱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

“喂,在平行世界的我也是会画符咒的。”“哦?嘻嘻~那我们来切磋一下吧。”“······只不过在这个世界的我忘记了而已。”“欸~搞了半天你不会啊。”“平行世界中的我是会的。”“哦~那在平行世界中我正在和你切磋呢~”“······”

真是个奇怪的女人。鱼子酱这样和御侍抱怨。而御侍并不多说什么,只是把一盆仙人掌交给他。




小馄饨×龟苓膏

午后的阳光总是惬意的。小馄饨躺在躺椅上带着墨镜,抱着鱼竿。一旁的龟苓膏无语地侧头看他,叫醒他说不定会发火,但是不叫醒······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来晒太阳的。

龟苓膏起身悄悄地从小馄饨手里抽出鱼竿,奈何小馄饨抱得太紧,根本没法挪动分毫。

真是的······龟苓膏叹了口气。也没有见过谁出门钓鱼还带张躺椅舒舒服服抱着鱼竿睡觉的。其实比起发火,龟苓膏更想知道昨晚小馄饨是不是熬夜了,不然怎么可能睡得那么熟,叫都叫不醒?

解决龟苓膏两难境地的,还是识趣上钩的鱼。在龟苓膏意料之外,小馄饨马上起身收杆。动作行云流水丝毫没有停顿。

真奇怪啊······

事后小馄饨哄着生气的龟苓膏告诉他装睡的人是永远叫不醒的。

而龟苓膏听完之后更加生气了。

评论
热度(17)
©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