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冷番冷cp当然需要自己产量!!

深海的呼唤

*高能ooc注意

*假装是庆贺活动的,其实还是饨苓

*恭喜一下小公举的新皮!其实根本写到几笔(ni)



-呐,你听得见吗?来自深海的祈祷。





这是一片多事的海域。

经过这儿的船队总是会无故沉没,即使是在天晴的日子里。


众说纷纭,最后的结论便是堕神作乱。





收到政府委托令的时候,饺子感受到御侍整个人散发出的绝望,他伸出胳膊捅了捅一旁的汤圆,奈何汤圆的心思根本不在这。

“阿苓,出发时再唤醒我也未必会迟?”“胡闹,出队岂是小事?”“......”

忙于八卦饨苓的汤圆并没有立绘饺子,而另一边姗姗来时的芒果布丁正在绑她的双马尾。


御侍从未觉得委托令这般烫手过。他刚抢到公众外卖的名额,为了不被打劫而送走一队,转眼就收到政府加急送来的紧急任务。就算再后悔,手里也只有几个魔法系和几个奶了。不过想想如果只是护送任务的话,能力倒也够了。



这是一个近几诡异的组合。四星芒果布丁,三星小馄饨,二星饺子,二星汤圆,零星龟苓膏。原本是想指派秋刀鱼去的,奈何没有龟苓膏小馄饨根本就不会出队。御侍幽怨地拿起笔在小本本上给那两个时时刻刻秀恩爱的飨灵再记上一笔。


这次的任务是保护去往樱之岛的商船安全通过这片海域。



除去在房里敷面膜的芒果布丁、在照顾晕船的汤圆的龟苓膏,小馄饨正在船舱内驾着船尾随着商船,而饺子正在一旁认真得做笔记。如果不是饺子还小的话,龟苓膏甚至觉得他会甩手让饺子来开船。

当然了事实的真相就是如果没有饺子的提醒,小馄饨甚至能在驾驶舱里睡着。


此刻的饺子正在整理着刚才去海边小镇问到的情报。最后只得出三个词:间接,统一,表达不明。

所有的沉船事件发生的时间并不统一,并且发现都是因为没有在约定时间内收到货物才发现船已经不见了。其实是漏洞百出的说辞。而更多的,渔民们似乎都不想透露。

飨灵并不偏向谁,如果做错的是御侍的同伴,他们也不会有半丝怜悯。


“馄饨哥哥......”坐在转椅上的饺子正背对着小馄饨,他似乎从御侍给的海域资料里看到了答案。无奈并没有人理会他。

“......?!”

回头才发现小馄饨不见了。


饺子的第一反应便是自己把小馄饨给搞丢了。而后一个动作就是去找龟苓膏。




飨灵不同于人类,不受深海的压强。虽然对反应力有一丝的阻碍。


小馄饨是被周围嘈杂的声音给吵醒的,他似乎还听到了龟苓膏的声音。





“唷,是新飨灵啊?你叫什么名字?”

“中药小零食,龟苓膏。”

“噗,啊哈、抱歉,很久没有见过新飨灵了。”

“......如若没有什么事,我先走了。”

“去哪?御侍叫我来带你认认路。”

“......不放心。”

“这么说可就伤人心了?”

“不熟。”

“大可以以后相熟,这儿小馄饨,多指教了。”

......

“喂,你有把握吗?”

“只要你配合我,对付个暴食还是没问题的。”

“......咳咳、你到底行不行?”

“自然......再给我些时间......”

......

“小馄饨,小馄饨?”

“叫魂呢?”

“不叫魂,叫你......”

“什么事?想我了?我还没出发呢......”

“你的外卖盒没拿......”

......




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我是谁?小馄饨?亦或龟苓膏?我现在又在哪?





小馄饨其实很少下海。

深海的世界,他从未接触过。

是谁说过,这里是一片繁荣的景象?

这儿明明,一点生气都没有.....


仿佛记忆错乱。小馄饨睁眼的时候迷茫极了。






“嘿-朋友?”

“嗯......?”

“你是飨灵?”

“......”

“那你为何替人类办事?”

“......”

“不回答吗?无所谓,在另一个世界,我可以洞察你的一切想法。”

“这样啊......”

“你不害怕?”

“何须害怕?在另一个世界,我也定然会和小馄饨相遇。”


龟苓膏这样相信。

相信他们的牵绊。

相信小馄饨。





船上除了汤圆,没有其他人。

饺子并不能联系上其他人,仿佛人间消失一般。也没有信号,无法传信给御侍。饺子并不知道他能做什么,汤圆还需要他照顾,他离不开这艘船。

纠结过后的决心是,不能让汤圆再遇害!

好在船的航行轨迹是直线,不然饺子觉得他就快要忙不过来了。




三天后小馄饨和龟苓膏毫发无伤的回到了船上,而收到了御侍来信的饺子则是很好奇为什么芒果布丁已经先回到御侍身边了。




小馄饨什么都不记得了。


龟苓膏对他的遭遇闭口不提。


小馄饨不问,饺子也识趣地不开口。



三个人沉默地坐在大厅内。

小馄饨偏头支着下巴昏昏欲睡,饺子抱着自己的擀面杖低头盯着自己的笔记,而龟苓膏则眉头紧锁地看着小馄饨。

感受到视线,小馄饨狐疑地睁开眼。恰好四目相对。

“何事?我是真的毫无印象......”

“没有怀疑你这个。只是......”

“这个!你们......看御侍资料的这条......”

“嗯?鱼群近乎绝迹......?”

“......”

“我遇到了飨灵。”龟苓膏揉了揉眉心,“并非堕神,而是飨灵。”

“寄居在海内的飨灵?”

“嗯......现在想想那时候渔民的表情,似乎就可以讲得通了。”

“估计是他们自己历代不合理的过度捕捞,使海域内的鱼群绝种,刺激了这片海域的守护飨灵吧。”

“唔,可恶的人类......”

“直接回去和御侍报告算了?”

“......”

看着犹豫不决的龟苓膏小馄饨轻笑出声。

“你笑甚?”

“总不见得继续完成任务?安了,到时候你卖个萌就过去了......”

“怎么听都是你自己的恶趣味吧.......”

......

一旁的饺子自觉地回房睡觉去了。




后来,小馄饨和龟苓膏把事情原封不动的告诉了御侍,御侍也去和政府交涉,以减少对环境的破坏。

也知道在那片海域,有一个叫做鱼子酱的飨灵,固执的守护着他的世界。





“你听到了我的祈祷吗?”




那位飨灵,只是没有了鱼群的陪伴而孤独。也只是想让过路人陪陪他而已。




“另一个世界的我们已经相遇,距离这个世界的相遇,也不远了。”




评论
热度(17)
©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