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冷番冷cp当然需要自己产量!!

在难受也笑着说吧

*高能ooc注意




心仿佛缺了一块,在听到小馄饨重伤的消息时,在餐厅工作的龟苓膏硬生生地折断了一双筷子。

那个混蛋,自不量力地去打了土蜘蛛吗......?明明想要变强,不过是羡慕你啊......



“真的不用去休息一下吗?你已经三天没有合眼了......”

“无碍,飨灵哪有那么脆弱。”

“龟苓膏......”

“?”

“没什么。”



送走了最后一个人,牛奶折回小馄饨的房间。

“三天。”

“......?”

“甜豆花说,若是三天之内再不醒,可能永远都不会醒了。”

“知道了。”



维持这个样子,已经一个星期了。每次看到安静躺在床上的小馄饨,都有一种下一秒就会睁眼调侃自己的错觉。龟苓膏握住小馄饨的手俯身贴近自己的脸,十指相扣。

“最后三天啊......偷了这么久的懒,也该醒了吧......”





痛感仿佛还在,记忆断片。小馄饨睁眼时,只看到自己房间的天花板。身体无法动弹,阳光很刺眼。

想开口讲话,却发不出声音。明明是再追击土蜘蛛的路上,怎么会......?

动了动眼珠,才注意到身旁还有个趴在床沿的人。好像,睡着了?是很亲近的人吗?可恶,看不到正脸......



好在三十分钟后牛奶来解决了困境。

小馄饨是醒了,但是情况好像不太乐观,而与此同时令人担心的是,龟苓膏也一并倒下了。





小馄饨把窗帘拉上,转身看着躺在床上的龟苓膏。不过是普通的劳累过度。

小馄饨给自己拉了张椅子坐下,支着下巴打盹。自从那天回来之后,好像变得更加嗜睡。



但是醒来的时候,整个人却在龟苓膏的怀里。

“别动......就一会。”

“......”







最近小馄饨很奇怪。

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差别,但是却给龟苓膏一种压抑的感觉。


伸手拉住前面小馄饨的衣袖,龟苓膏想要确认一点事情。

“阿苓?”

“梅花开了。”

“是,很美的景色呢。”

“很久没有回忘忧舍了......”

“你想的话,陪你回去一趟啊。”

“不用了......”

什么梅花,什么陪我啊,那明明......也是你的家。






“你是小馄饨吗?”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龟苓膏是笑着的。

尽管还是那个会想着偷懒的人,但是,真的是他的小馄饨吗?


“是。”小馄饨背对着龟苓膏扯回自己的衣袖,“又不是。”

“小馄饨?”

“土蜘蛛打散了我三十二片碎片,你知道的吧,每一片碎片都承载着飨灵的记忆......”

“你......”

“对不起,我不记得你了,不记得大家。只记得自己的职责,只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

“......”

“很失望吗?”

“没有......”

“就怕你露出这种表情,我才选择隐瞒。”

小馄饨转身抱住龟苓膏,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把脸埋在衣袖里。

“走吧,一起去忘忧舍......散失的记忆,总能找回来的。”

“嗯......”



小后续


“小馄饨。”

“嗯?”

“需要纸巾吗?”

“什么?”

“哭鼻子被看到的话,是会被嘲笑的哦?”

“......”


评论(7)
热度(29)
©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