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冷番冷cp当然需要自己产量!!

半世游

*高能ooc注意

*让你甜到掉牙x



吾邀谁半世游  此生执子之手 眉眼含笑看雪落枝头

夏时青梅酒 冬炉暖茶相候 

与一人 长相厮守






最后,还是回到了忘忧舍。

小馄饨曾对龟苓膏说,此生执子之手,愿与君共白首,长相厮守。



偌大的江湖,总有他们的容身之处。

抛下身份后,不过一界剑客和琴师。

夏时青梅酒,冬炉暖茶相候 。舞剑时,琴声相伴。






窗沿的雪已经堆了厚厚一层,在南方其实很少有这种景象。小馄饨站在窗边抬头看着树枝,松素来是龟苓膏喜爱的植物,那坚韧的品格,是他所希望的。那是在乱世里的愿望,而现在,小馄饨倚着墙眉眼含笑看雪落枝头,现在的生活很安逸。

“开着窗作甚?不嫌冷?”

推门进来的龟苓膏看到这样的一幅场景,心情也变得好了些。把剑放在木桌上,龟苓膏走进小馄饨把人揽在怀里顺带关上窗户。

“去了这么久?可有异动?”

小馄饨抬袖拂去龟苓膏肩头的雪,低头以额头相抵。

“没。”

“就你这幅样子怎么也不像没事......”

“已经许你不再隐瞒,便自会说到做到。”

“......”小馄饨轻笑,不再多言。他自清楚龟苓膏的性情。就算再问,也不会有结果的。倒不如装作醉酒,好好调戏人一番。




“阿苓......”小馄饨抬手环住龟苓膏的脖子,低头埋在人脖颈处,“酒喝多了......头晕......”

呼出的气变成水雾轻轻绕在颈边又消散不见,龟苓膏轻咳一声脸上不自觉浮现红晕。

“小馄饨?”

原本还想多装一会的小馄饨听到龟苓膏直呼他的名字瞬间没了兴致。

“啊啊、——你这个人就不能有情趣一点吗?”

“......?”

小馄饨松开人在椅子上坐下,偏头支着下巴,单手给自己倒了杯茶。

“且不说现在没有酒,你忘了除了第一琴师的外号......我还千杯不醉吗?”

“呵,千杯不醉?”龟苓膏跟着小馄饨站在他的对面,双手撑在桌子上笑着反问。

“怎的?”

“自然是不信了。”

“不信又如何?”

“不如一赌?”

“赌什么?”

“你的余生。”

“这也能做赌注?”

“自然是得把这第一琴师给栓牢了,不然,哪来悦耳的丝竹声作伴?”

“呵,酒馆里多得是琴师,非得我不行?”

“谁让你是第一琴师呢。”

“......”

而最后也只是因无酒而作罢,谁知道在明年的夏季,是否会再次上演这一幕呢?

或许那时,青梅酒已经准备好了吧。




......




“半世游所收获的,只剩回忆。而你,为什么食言呢?”

龟苓膏俯身拾起被风雨打下的花枝,那是小馄饨所喜欢的桃花。





屋内的桌上,阳光投进去洒在琴上,而剑,靠在一旁。








到这儿,说书先生把案板一拍,结束了故事。

“先生先生,这一段是龟苓膏的回忆吗?”

“是。”

“那,小馄饨呢?”

“......兴许死了,兴许还活着......谁知道呢。”

“啊、两个人没有在一起吗?”

“嗯。”

“好可惜......那小馄饨是算食言吗?”

就在先生想要回答的时候,小孩的母亲把他给拉走了。


答案就在嘴边,可怎么说的出口呢......



“对不起,阿苓......结仇太多,第一琴师,不死不行......”




评论(6)
热度(26)
©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