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冷番冷cp当然需要自己产量!!

笔底知交[一]

*试试江湖设

*第一琴师小馄饨×武林盟主龟苓膏

*很早之前搞完的屯屯,八月的主要任务就是填坑了,九月开学之后就应付学业淡网了





衣袖猎猎,三千银丝随风翩飞。若是有人经过,定然会驻足,可这偏偏是在夜间的绥山。取名虽为绥,这山却险陡的很,毫无安好之意。平日里就毫无生气,何况是在夜间。

不过这却大大方便了想要偷闲的人。

第一花瓶,不,第一琴师小馄饨此刻正抱着他的琴等着日出。

不过夜半,月色正浓。至于为何毫无睡意——自然是因为已经睡了一日。小馄饨自觉无聊,便放下琴起身,风正嚣,倒觉有些凉意。

群山连绵,独独绥山光秃秃一座,成片的翠绿色至此被截断,武林盟主觉得很丑,便下定决心准备改善绥山的现状,小馄饨自然没有见过武林盟主,他并不算江湖人士,只是一个随遇而安,有一技之长的戏子罢了。

但第一次,小馄饨对于这个武林盟主生出了好奇之心。

有树苗破土。

但是此刻,却被小馄饨踩在脚下。

心下暗道不妙。

小馄饨第一反应便为——逃。



日出,帝京。

瞩目的银发,标志着身份。小馄饨挂上如沐春风的微笑,双眸微微弯起,迎上大街上百姓不等的目光。不过是一瞬间的安静,大街之上又恢复了往常的热闹。不过人人似乎都换了个话题——关于这个背着琴的银发男子。

清晨的帝京别有一番风味,小馄饨漫步,坊市已经分离,也不再受时禁,各铺已经早早开张,而小贩的吆喝声也不绝于耳。

主街很是热闹,打听了一番,小馄饨径直走向古往今来打听消息最为方便的地方——茶馆。

茶馆的牌匾上,只有苍劲有力的一个字——茕。

那是,孤单的意思。

百年漂泊,百世孤单,最后的最后,不过是化为一把黄土,即使在世间这般走一遭,也显得毫无意义。又有多少人会记得你的名字?

小馄饨勾起嘴角,这倒是,和他心意。

入店之后,走上二楼,选一个靠窗的位子,这是小馄饨的习惯。把琴安置好,便叫了壶顶好的西湖龙井。


雨落得急,小馄饨倒不准备走了。细细分辨着其中的交谈声。

江湖动荡,连着朝廷也不安生。

但这都不是小馄饨所关注的。

唤来跑堂的,小馄饨邀他面对着坐下。这可为难了竹筒饭,他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怎可在这儿浪费时间。

“不用担心,我就问你几句。”

“...好。”

“这儿的牌匾,挂着有多久了?”

“是...刚刚挂上的,因为咱先前换了个老板。”

“哦?可曾见过?”

竹筒饭无奈摇头,这并不是他一介跑堂能看到的。

小馄饨自知他说的真话,便也不再为难,任由他走了去。而躲过一切的竹筒饭,只得暗自庆幸。


夏日的雨,来得快,去的也快。

小馄饨支着头迷迷糊糊间觉得自己睡着了,但周围嘈杂的吵闹声却不减反增。仿佛过了许久,再度睁眼时,小馄饨一瞬间的迷茫。反应了三秒,才觉得自己清醒了些。条件反射般地伸手去够自己的琴,却只摸到了带着夏日温度的木桌边缘。

嗯......?

空无一物。

小馄饨微微眯眼,心下暗道糟糕。倒不是说这琴有多贵重,而是琴内的东西......

周围的惊呼声抱怨声也不绝于耳,小馄饨心里更加烦躁。索性直接起身,仗着一身轻功便直接从窗户口跳了下去——反正先前也已付过账了。

稳稳落地后,还未判断下一步的去向,便被人叫住了。


“这位公子,可否留步?”


评论
热度(12)
©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