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冷番冷cp当然需要自己产量!!

我的医生

*高能ooc注意,修修改改又只剩下点对话了(雾

*没人直播就来放飞自我




小馄饨拿着病历卡等在门外,驼色风衣后摆上的衣带被随意的打了个结,衣服的主人单手插在口袋里。虽然是秋末,但小馄饨毫不在意温度的只穿了两件衣服。牙科室外零零散散地坐着几个人,偶有过路的医生。从零碎的言语中,小馄饨捕捉到主任是个严肃的人这样的信息。


房间内的动静很大,小馄饨背靠在墙上听的一清二楚。起码这个医院的隔音效果不怎么样,小馄饨这样想。

小女孩的哭声很大,伴随着器械落地的声音。年轻女人的哄声从未停过,不用想也知道房内的怎样的场景。


倒是有些好奇医生的做法了。

毕竟怕疼的小孩子还是很难摆平的。



手机铃声响的不适时,小馄饨继续偷听的念头只好作罢。远离了门口走到楼梯边,小馄饨接通了电话。

“在医院?”

“嗯,什么事。”

“没事,确认一下你死在医院了没。”

“......乌云托月你很闲?”

“没,只是突然想起来负责牙科那的主任我认识。”

“然后?”

“帮我问个好。”

“就这样?”

“是。”

“行吧。”




收回手机的时候小馄饨还是觉得这个电话打得莫名其妙的。

回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小女孩已经离开了。小馄饨惋惜地叹了口气走进房间内。


“主任早~”

“蛀牙?”

“嗯,别这么冷漠呀。主任平常都不和病人聊天的吗?”

“到那边躺下。”

“......”




白色工作服敞开着,露出里面白色的高领毛衣。长发被规矩的束起,藏在帽内,黑色的眼镜框架在鼻梁上,镜片很干净。小馄饨一屁股坐在办公桌对面的转椅上毫不避讳地打量着眼前的人。

屋内的温度很高,看上去是一个怕冷的人。小馄饨注意到办公桌上的文件一丝不苟地被放的整整齐齐。

“......还不过去?”被看得有些发毛,龟苓膏不自在的扶了扶眼镜从电脑上移开视线,“小馄饨是吧?”



“嗯。”小馄饨支着下巴对上视线,“苓主任平常都这么不近人情的吗?”

“咳。”龟苓膏伸手够到一边的口罩带上后起身,“别浪费时间了,开始吧。”



随着人起身,却又在下一秒被堵住去路。小馄饨不解地偏头看向挡在自己面前的龟苓膏。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哈?除了你胸前的名牌,楼梯口的荣誉表彰榜上也有你的名字啊?”

“这样......”

“顺便......你和乌云托月认识......?”

“怎么?”

“托我向你问好。”

“......”

“你这是什么表情......”

“没什么。”

“有不好的回忆?”

“多说无益。你快躺下。”




长发散下,触及地面。龟苓膏皱眉把椅子的高度调整。

“现在的人都喜欢留长发?”

“苓主任不也是?”

“......”

“张嘴。”



灯光晃得眼睛疼,小馄饨干脆闭上眼。

补牙的过程没有多久,难得的安静,只剩下磨牙的声音。



“可以了。”

龟苓膏推开灯借力滑回电脑前,小馄饨起身将一切收进眼底。

“三步路也要省吗?”

“麻烦。”

“有什么注意的事项吗?”

“没有。”

“没有吗?”

“嗯,你的蛀牙只是一小块,趁早补了就好。”

“那,方便以后一直来打扰吗?”

“作甚?”

“对你感兴趣呀。年纪轻轻就坐上主任什么的......”

“出门右转不送。”

“别呀,留个手机号?”

“......”

“不说的话,前台也是能要到电话的哦?”

“给你就是了。”

“啊忘了说,前台能提供的只是工作电话哟。”

“你......”

“明天见啦,我的医生。”





往后的日子里,小馄饨真的准时出现在医院门口,而龟苓膏下班后的短信也没有停过。

“楼下见,我的医生。”


*关于法式亲亲的理由版本一

龟苓膏:我能知道你口腔内所有牙的位子

小馄饨:可是我不知道你的呢,现在来了解一下你不会拒绝的吧~


评论(2)
热度(16)
©我司某人今天准备填坑。 | Powered by LOFTER